•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8-07-31 09:30:21  ACGN趣谈  抢沙发

    游戏中,你有想过我们选择角色性别的背后有什么心理原因吗?我们创建角色美丑会受哪些心理因素影响?我们选择的英雄角色就是我们理想中想要追求的完美人格吗?读完这篇文章之后你会对这些问题有更深的理解。

    劳拉·克劳福德是一位学术派的心理学家,她在澳大利亚的游戏行业中扮演了顾问和讲师的角色。她主要研究玩家在电子游戏中,尤其是《伊卡洛斯骑士(Riders of Icarus)》这款游戏中选择某类角色的动机。本次采访主要内容是讨论玩家和心理学之间的关系。

    劳拉·克劳福德最近受聘于Nexon,为他们的大型多人在线游戏《伊卡洛斯骑士》提供心理学建议,比如说玩家组队游戏背后的心理学,还有解释玩家选择角色后在游戏的体验经历。这将有助于Nexon更好地了解玩家的游戏过程,挖掘吸引玩家的要素。接下来我会和她讨论游戏背后的心理学。

    问题:我对于你的学术背景和研究领域非常感兴趣。请问你的研究方向是什么?你为什么会选择当前的研究内容呢?

    克劳福德:我是一个学术派的心理学家。在媒体领域里,我主要研究屏幕上的暴力行为,我会关注那些玩暴力游戏或观看暴力电影的人。我也是斯威本大学的讲师,负责一到三年级学生的游戏设计课程,内容主要为玩游戏的相关理论和游戏设计的心理学要素。我也和游戏行业有一定的接触,所以你能看到我经常四处亮相。我会频繁和游戏行业的人接触,在PAX上发言,我还从事了不少公众活动。

    这些我们挑选游戏角色时的小秘密,你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Laura Crawford

    问题:你刚提到了自己研究屏幕暴力,你主要关注其中的哪些内容呢?

    克劳福德:我想了解暴力吸引人们的原因或者它本身的理论和概念,到底是什么因素引起了这样的现象,实际上这相当复杂。首先,我们需要意识到大家每天都在接触不同程度的暴力,暴力简直无处不在,成千上万的人每天都会通过不同的媒介与渠道接触到暴力。我们对这些暴力描述早已习以为常,我博士期间的研究主要是媒体对黑帮的叙述。但是我们还不了解这其中的原因,我们还没有尝试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去看待这些问题,我们只能把它当作一个现象,并且了解得十分有限。所以从一方面来说,很明显,我们在频繁参与这类行为;另一方面来说,这是个十分复杂的现象,我们的行为背后交织了复杂的心理学因素和社会因素,有时候可能还包含了生物学上的原因。我猜测的一种可能性是,也许有的年轻人精力旺盛,他们需要通过某种方式发泄,可能大家都有过这种冲动:你今天过得不顺,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当然特定的情境也会引发这种情绪。

    问题:接下来谈谈你对游戏体验的看法吧。从心理学角度来看,玩家选择角色性别的背后有什么心理原因吗?其实我有时候也不理解自己为什么在不同的游戏里会选择不同性别的角色。

    克劳福德:我认为这取决于不同的情境和游戏本身。很多玩家在一对一战斗游戏中会选择女性角色,仅仅是因为女性角色速度更快。一般来说,女性角色在战斗游戏中动作更敏捷。如果玩家选了女性角色后,他们会一直用这个角色。但这在RPG游戏中就完全不一样了,玩家会通过不同的方式代入所选的角色体验游戏。我想这其中肯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玩家在游戏中选择和自己性别相反的角色。也许玩家是为了不同的游戏体验,也许是因为玩家的性格,不同的角色也许可以实现玩家的目的。也有可能只是因为你喜欢在游戏里盯着某个性别角色的屁股。

    问题:你觉得玩家的个人政治倾向会影响这些选择吗?有时候我会在游戏里选择女性角色,仅仅因为我希望游戏中出现更多的女性角色,我感觉这是一种玩家向游戏开发者传递信息的方式。

    克劳福德:我认为个人的政治倾向在生活中无处不在。说到个人体验的概念,我认为游戏本身就是一种十分私人的活动。关于身份的概念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去观察人们在游戏以外的媒体上如何定义自己的角色身份,我们就会发现虚拟身份和实际身份都有着一定的关联。我们所选的角色和自己有同样的特性,但是我们无法代入这些形象去获得体验。但我们能将自己代入游戏中的角色,那是因为我们自己控制了游戏的角色,所以我们才会产生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克劳福德:每当我们谈及虚拟角色时,有时候我们会用人称代词「我」,比如说在游戏里,「我」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而我们提到电影的时候,就不会用「我」这个人称代词。如果你觉得虚拟角色符合你的向往,政治倾向,你就会把自己代入角色的体验中。如果游戏提供了多种角色,没多少人会选择一个毫无代入感的角色吧。心理学有一个相关理论,它认为我们也许会被相反的事物所吸引,但是我们并不希望自己变成那样。

    克劳福德:顺便一提,选择女性角色是件很棒的事情。游戏中的女性角色不多,更不用说变性和非异性恋的角色。我觉得这个现象很有趣,玩家不是因为个人身份去选择那些角色,只是为了传达自己的态度和观点。

    问题:我想讨论关于玩家创建角色美丑的问题。我们创建角色时会受哪些心理因素影响呢?在不同的游戏中,我依然会做出不同的选择,我想知道这背后的动机又是什么。

    克劳福德: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游戏的氛围和情境十分重要。如果你打开一个游戏,满屏幕都是光鲜亮丽的角色,你很有可能也会选择一个类似的形象。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往往给玩家提供的是一个互相竞争的环境,通常玩家希望成为最引人注目的角色。如果你选择了特别丑陋的形象,你很可能只是为了去感受不同的体验。比如说当你选择一个法师的角色,丑一点的话也无所谓。

    这些我们挑选游戏角色时的小秘密,你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问题:关于不同的角色类型,我们就拿《伊卡洛斯骑士》举例吧,选择成为战士、牧师、或者法师至关重要。因为角色的选择决定了接下来的整个游戏体验,那么玩家选择角色的背后有那些心理因素呢?

    克劳福德:大部分取决于玩家对自己的认知和了解,还有个人喜欢的玩法。这在于你如何看待自己。你觉得自己是个英雄吗?你是否友善慷慨?你是不是总是乐于助人?你是否容易退缩?如果你觉得某些人十分体贴,能够维系整个团队,不管他们是你的朋友还是家人,你都会选择让他们加入你的团队。

    克劳福德:关于个人的游戏玩法,我认为选择成为牧师的人比较不喜欢正面的冲突。这也许和个人对当面对质的感受有关,也许这类玩家不喜欢正面冲突。选择牧师并不一定是因为这个玩家十分无私,我们选择角色都基于各种特定的原因,也许你希望帮助他人,维系团队,但也有可能因为你希望回避正面的对抗。

    这些我们挑选游戏角色时的小秘密,你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问题:所以玩家的自我认知和玩法倾向之间有重叠的部分吗?

    克劳福德:当然。玩家对自己的认知也许并不准确,但是玩家如何看待自己却十分重要。在幻想游戏世界中,你想尝试和放大的特点每天都会在游戏中延续下去。你喜欢自己的特性,甚至是你想做出的改变都可以在游戏中体验到。我认为这正是大型在线游戏如此盛行的原因之一,你可以在游戏中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或者假装自己就是那样的角色。玩家对自己的认知也可以在游戏中有所体现,每个人的玩法同样会受到个人心理和性格的影响。

    克劳福德:我自己一直选择刺客角色,我个人十分喜欢偷窃技能。

    问题:偷窃的技能有多种玩法,我不知道这是否代表了某种心理因素,但是我感觉自己希望能够通过相反的方式缓解游戏压力,而不是一味地战斗。

    克劳福德:游戏中有其他的方法去实现目的,比如说我不需要杀掉敌人,冲进去给每个人来一枪或者逃跑。游戏中有更有趣的体验方式。

    问题:你研究过玩家和NPC之的互动方式吗,比如说玩家恶意对待NPC后产生的罪恶感?

    克劳福德:其实我更震惊于玩家对NPC产生的感情!也许因为我自己就是这么干的,虽然我们都会怀疑人性,但是有的玩家对NPC真的很有感情。比如说《最后生还者(The Last of Us)》的泰丝(Tess),我很不喜欢这个角色,但有的朋友特别喜爱这个角色。在大型多人在线游戏中,情况可能有所不同,玩家不断地和其他玩家交流。当你知道游戏中的另一个角色其实是由真人玩家控制,不管你认不认识对方,这就和电脑控制的NPC完全不一样了。某种程度来说,电脑控制的NPC更像二等公民。当你在玩单机游戏的时候,游戏里需要NPC去扮演故事中的村民。在大型多人在线游戏中,其他玩家就是村民,大家都是游戏剧情的推动者。说回玩家和NPC如何互动的这个话题,这就要考虑每个人的个性等因素,因为这是因人而异的。

    这些我们挑选游戏角色时的小秘密,你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问题:你会研究游戏中的道德体系问题吗,比如说游戏中的善意选项,恶意选项,还有中立的选项?

    克劳福德:我曾经做过这方面的研究,但是不多。前不久,我为哈佛写了一本书,其中一个章节是关于不同的道德水平,还有暴力游戏中的道德内容。科尔伯格(Kohlberg)的道德发展阶段理论表明,从心理学角度来说,随着我们对周围世界的认知和教育发展的过程,我们会经历几个不同的道德阶段。即使我们在游戏中作恶,我们在游戏中的行为表现也不代表我们在现实中的道德认知。这就是我们对这类问题的回答。道德不会持续发展,也许道德和我们的所作所为没有直接的关系。

    克劳福德:如果是游戏的道德选择方面的研究,我就不太清楚了。我的研究领域偏向玩家为中心的内容。

    问题:在大型多人在线游戏设计阶段,让心理学专家和游戏开发者交流很常见吗?

    克劳福德:在我看来,这种现象很少。我希望可以多做一些工作,我在这个行业里有不少朋友,他们会请我去做顾问,但是并没有很多正式的机会。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让道格来解答更合适。

    道格(道格·琼斯是Double Jump Communications的商务总监,这次采访的联络人):我在游戏行业中有二十多年的公关经验,差不多占了我人生一半的时间。事实上,没有多少人关注游戏中的心理学。虽然大家会讨论这方面的内容,当我和BioWare打交道的时候,他们在开发一些很有深度的游戏,但我从没有见到过心理学相关的游戏设计师决定如何设计角色和剧情走向。他们会关注游戏的音效,画面,但是没有心理学专业背景的游戏设计师,没有人明确地告诉大家会在游戏中加入什么心理学理论。虽然我接触过的人有限,但基本上没有人特别关注游戏中的心理学。

    问题:这有点奇怪,因为这是学术界对游戏的关注重点。

    克劳福德:当然,游戏行业的猎头曾经找过我很多次,这里我就不说是哪家工作室了,总之都是很有名的工作室。但是每一次和他们聊完之后,我还是决定继续留在学术界,因为大部分游戏工作室根本不需要我的专业知识。比如说大型多人在线游戏的游戏设计师会希望我缓和玩家的行为,或者预估玩家会选择哪个角色,然后解读玩家的动机。他们不希望我直接参与角色设计的环节,或者把角色设计得更吸引人。通常他们只希望我控制玩家的行为。不光是Nexon,大部分游戏公司雇佣心理学家都是为了分析玩家的行为,而不是探索吸引玩家的要素。这实在是太可惜了,我很希望能够更多地参与到游戏设计当中,但是目前看来这似乎并不太可能。

     

    该文章译自:ZAM 译者:王艺/方圆

    如果这篇转载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