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5-17 17:24:08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第一章

    牛二蛋是牛家村里一个很普通的青年,身体健硕,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自从辍学之后,他每天都在家和父母一起努力种田赚钱准备娶媳妇,今年种了几亩西瓜,长得非常好,眼见来到成熟的季节,他与父亲每天在西瓜地里守着。

    这不他刚吃过晚饭,便要急忙赶到瓜地里去替换父亲,路过村中的厕所之时,忽然感觉尿急,进去撒尿。

    刚好被一直喜欢他、缠着他的牛翠翠看见,她今年十八岁,身高一米六五,前凸后翘,发育的特别良好,一张瓜子脸,是个标准的美人儿。

    可是牛二蛋偏偏就看不上她,因为她是村主任牛大昌的女儿,牛大昌做了十几年的村主任,牛家村属他家有钱富裕。牛二蛋就想同样是种田的,难道他家地里产黄金不成,为什么他就有钱,很明显他是拿了来路不明的黑心钱。

    因此牛二蛋痛恨牛大昌,尽管牛翠翠号称是村花,他就是看不上她,不愿意搭理她。多次牛翠翠上赶门子找他玩耍谈情,都被他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此时,牛翠翠见他一个人走进厕所里,随后便跟进去。

    牛二蛋刚尿完尿,要收起黑黢黢硕大的小二蛋,牛翠翠猛地进前,伸出一只柔软的小手,便给他紧紧地握住。

    牛二蛋属实吓了一跳,差点叫出来,挣扎着道:“牛翠翠你疯了,你要干啥?”

    牛翠翠很为委屈的道:“我就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男人,全村的大小男人见到我,眼睛都会发绿,为什么你就不肯理我,你是不是原本就是个废物啊!”说话间毫不客气的揉捏着他的小二蛋。

    那东西从他记事以来,就没有人摸过了,牛二蛋真的好想甩开她,扬长而去,可是她柔软的小手,让他觉得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爽,他哪里舍得把她甩开啊!

    尽管如此,他还是装作不愿意理她,假装挣扎着道:“牛翠翠,你还要不要脸啊!赶紧放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牛翠翠怒道:“我今天就不要脸了,今天你不跟我好,我就跟你没完。”说着一把将他推到墙根下,竟然蹲下身子,霸道的将他的小二蛋放进她红艳艳的小嘴里,便吱吱吱的吸允起来。

    牛二蛋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短裙下的雪白大腿,和那半遮半掩的小内裤,急道:“牛翠翠你不要这样,我警告你,我不会给你负责的,是你在强迫我……”

    她那小小的唇舌给他的温热湿滑感觉,几乎令他昏厥,只想大喊大叫,瞬间便膨胀而起,硬如钢铁般的把她的小嘴大大的撑开。

    牛翠翠看到他硕大的宝贝,欢喜的眼泪都流下来了,双手抱住继续给他吸允,并且连声呻吟。

    牛二蛋假装说着:“不要脸的臭丫头你不要这样,我不会理你的。”却连连挺动着硕大硬挺的小二蛋向她的小嘴儿中硬顶,很快便像火山爆发一般狂喷出自己的第一次。

    牛翠翠吓了一跳,被迫后退开,连声咳嗽,应该是气管受害。

    牛二蛋美美的吸了一口气,趁她剧烈咳嗽之际,提起裤子便逃出厕所。

    “你个混蛋,给我站住,咳咳咳……”牛翠翠追出来,依旧咳嗽的厉害,只好放弃追赶扶墙咳嗽。

    牛二蛋别了二十年的一股急火被牛翠翠灵巧的小嘴儿给解决了,心里美滋滋的赶本村外自己的西瓜地里,替换了老爸看着西瓜。

    夜里,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瓜棚里,牛二蛋有点害怕似的坐在草床上,双手环抱着双腿,目不转睛的盯着山坡上琳琅满目的大西瓜,生怕它们被闪电吞噬、被雨水冲走。

    因为这些西瓜是他的老婆本儿,老爸老妈说了,今年卖了西瓜,就有钱给他订婚了,他喜欢同村的同龄姑娘王玉琴,那是她心目中的女神,每次见到她,都会逗得她很开心的笑出来,她的笑声像银铃声一样美妙。

    牛二蛋经常用百灵鸟来形容她,其实他也不知道百灵鸟的叫声到底是什么样的。

    雨越下越大、雷声越来越响、闪电越来越亮,牛二蛋顾不上去想心目中的女神,双目不停地左右环顾,害怕天上掉下他最害怕的东西——冰雹!

    如果此时下雹子,满地的大西瓜就全完了。他几乎忘记了眨眼睛,反复再反复的环顾,突然外面传来啪啪的声音,开始很稀少,逐渐开始密集,老天爷真的下起了冰雹,而且还很大个。

    “死老天,我骂你祖宗……”牛二蛋哭喊着奔出瓜棚,用他强健的身体试图去遮挡冰雹,护住他用辛勤和汗水换来的成果,任凭冰雹砸在他的背上、头上,他几乎疯了一般在西瓜地里东遮西挡,根本无济于事。

    眼看着超级大个的冰雹,将他的大西瓜一颗颗砸碎,他几乎崩溃了,跳着脚在风雨冰雹电闪雷鸣中,向着天空挥舞着拳头怒骂着“死老天,你偏偏与我牛二蛋做对,老子活了二十二岁,还没见过和西瓜一样大的雹子,有种你就砸死我,你砸死我啊……”

    喀轰轰轰……又是一个惊天动地的霹雳,从宇宙的深处飞来一颗大火球,几乎烧红了整个阴沉的天空,不知是天缘还是巧合,那大火球只一瞬间便来到地面,咚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的将站在风雨中挥舞着拳头骂天的牛二蛋砸在地面上,深凹入泥土数米深。

    电闪雷鸣逐渐稀疏,雨点冰雹由少到无,很快整个世界便清净了,乌云随风而去,夕阳残照之下,漫山遍野一片金黄残绿。

    将牛二蛋埋没的那块巨大的陨石,还在冒着青烟,它遍体蓝芒,正在不断吞噬着牛二蛋的血液,突然那血液开始回流,并且连同陨石的蓝芒一同消失在那深深的坑底,刹那间,只见那巨大的陨石动了一下,忽的牛二蛋两眼放着蓝芒,猛地站起来,双手赫然举起那重达万钧的陨石,纵身跳出深坑,狠狠的将它扔进山坡下的山沟中。他呆板的挺立片刻,双眼中蓝芒扩散消失,扑通一声,他却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第二章

    过不多时,牛二蛋的父母,牛大顺与郑红英一路叫喊着“二蛋,二蛋啊……”跑上山坡,看到被风雨冰雹砸垮的瓜棚,二人险些昏厥,哭喊着将盖瓜棚的树枝、木棍全部拉扯到一边,寻找儿子。

    郑红英哭的几乎断气,两眼茫茫全是泪。

    牛大顺还是比较冷静一些,一侧头看见了不远处,烂西瓜旁横设的儿子,大叫着进前将牛二蛋扶起来,一摸还有气,这才把一颗悬着心放下,忙对还在大哭的老婆,道:“不要哭了,二蛋在这呢!他没事,应该是被雹子砸晕了,赶紧回家找马大夫看看。”说着将牛二蛋背起便走。

    “二蛋,二蛋啊!醒醒啊!妈来了……”郑红英急忙跟随一路呼喊着,一家三口跑下山坡,跑回二里外的牛家村。一进村便听到村中有人嚎啕大哭,村民三三两两的出门向村中聚集,看架势像是谁家死了人了。

    牛二蛋家在村子西头,他们一家三口要回家就要走过整条村子,当走到村长家门口时,听到左右众村民的议论,明白是做了二十多年的老村长牛大山驾崩了,这无疑是牛家村的一件大事。

    原因是忧国忧民的老村长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天灾,毁掉了全村一千多口人一年的辛苦成果,甚至还毁掉了一部分房屋,这可是牛家村前所未有的大灾大难啊!所以年近六十的老村长一口气上不来,呜呼哀哉。

    牛大顺与郑红英得知了消息,顾不上停留,急忙背着儿子回家,中途郑红英急忙去请村中的老大夫马向阳。

    牛大顺背着儿子走回自己陈旧的小院儿,走进三间土壁青瓦房,将儿子放在大炕上,连声呼唤未果,只好焦急的等待。

    牛大顺与老婆郑红英结婚之时,祖上只传下来三间即将倒塌的茅草房,小两口辛辛苦苦十几年才从新翻盖了青瓦房,在牛家村也算是正经过日子人了。

    数年来夫妻俩一直有个心愿,就是拼命地攒钱给儿子盖新房娶媳妇,可是每年靠天吃饭,收入甚微,距离他们的目标还差很远,本来今年风调雨顺庄家长得特别好,他们一家三口又种了几亩西瓜,村里人都说,历年来种西瓜的都没有他家的西瓜大,今年牛大顺赚到了。

    一家三口每天都很开心,与镇里的瓜商约好,三天后便可以摘瓜上市了。夫妻俩叮嘱辍学在家的牛二蛋去瓜田看守,并声明买了西瓜就可以给他订婚了。如今一场天灾,什么都没有了,白瞎了几个月的辛苦,白瞎了瓜种钱和肥料钱,一家人的梦想一下子全泡汤了。

    “三叔,您快一点,我儿子就在屋里。”门外传来郑红英焦急的声音。

    牛大顺忙迎接出门,将年近七十岁的马向阳扶上台阶。

    马向阳进门首先看了看牛二蛋的眼睛,然后摸了摸他的脉搏,不禁手一抖松开,惊道:“奇怪了,他的脉搏怎么跳的如此有力,这不正常啊!怎么会这样?”

    说着又仔细看了看牛二蛋的眼神,摇头道:“大顺啊!不是三叔吓唬你,我看二蛋这孩子可能是被雷劈了,他的五脏六腑都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于他的身体抗衡,他的身体随时都有爆开的可能,我看啊!神仙也救不了他,你趁早给他准备后事吧!”语毕起身便走。

    “怎么可能,我儿子还好好的活着,怎么就没救了。”郑红英立刻哭道:“三叔您给想想办法,一定要救活我的儿子,三叔……”哭叫着抱住马向阳的胳膊不放。

    马向阳不禁流下两滴同情的老泪,道:“红英啊!三叔不是唬你,我行医救人四十多年,什么并没见过啊!人生就这么回事,总难免会有几灾几难的,你们就节哀顺变吧!”语毕推开郑红英的手,出门离去。

    牛大顺与郑红英立刻瘫坐在地上,哭成一团。马向阳在牛家村那就是掌管人之生死的阎罗,他说过没救的人,就没有一个能活的。

    儿子是牛大顺夫妻俩辛苦勤劳的安慰,也是奋斗的目标,如今得此噩耗,他们如何还能活下去,二人哭得死去活来,最终拥抱在一起。

    牛大顺道:“红英啊!是我对不起你啊!你跟了我一辈子,什么都没有得到,一点福也没有享到,如今儿子也没了,我们连个目标也没有了,你还年轻,不如就再走一步,找个好人家吧!我是不想再活了,等儿子断了气,我就一把火烧了这房子,跟儿子一起去了,呜……”

    “呜……你个混蛋!”郑红英哭道:“没良心,我跟了你二十五年,你就这么对我吗?我不会走的,我们一家人,要死也死一起,下辈子我们还是一家人……呜……”

    夫妻俩一直哭到夜幕降临,起来抱了几捆干枯的玉米秸秆放在屋中,守在儿子身边,等待送儿子最后一程。

    夜深了,昏暗的灯光下,牛二蛋缓缓的睁开一双炯炯有神眼睛,左右看了看,见爸妈分别握住他一只手痛苦的流泪,不知所为何事,感觉口干的厉害,忙道:“妈,渴死我了,快给我口凉水喝。”

    此言一出,牛大顺与郑红英两双红肿的眼睛立刻张大,看着眼前的儿子,呆如木人,不相信所见属实。

    牛二蛋坐起来,看着爸妈,道:“爸妈,你们怎么了,渴死我了,我自己去喝。”语毕急忙下炕,走进厨房,拿起水瓢从大水缸里舀了一瓢凉水,便咕咚咕咚的喝下去。

    看到这些,牛大顺与郑红英两口子不禁哈哈大笑。

    牛二蛋吃了一惊,手一抖咣一声水瓢掉在地上,急忙走回里屋,看着大笑的爸妈,疑惑道:“你们怎么了,我们的西瓜全没了,你们还笑的这么开心。”

    牛大顺笑道:“不怕不怕,西瓜没了明年还可以再种,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郑红英接道:“我的宝贝儿儿子,你可吓死妈了,刚才你躺那人事不省,马大夫你三爷爷都说你不行了,没救了,妈和你爸都准备烧房子跟你一起死了,真是老天保佑啊!我的儿子子活过来了,快过来让妈好好看看,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57306.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