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5-17 17:23:58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第三章

    牛二蛋听到父母的话,心里暖暖的,进前道:“我三爷爷也真是的,我看他是老眼昏花该退休了,活人死人都分不清了,还给人看什么病啊!”

    牛大顺笑道:“不管怎么样,你没事就好了,真是把我们吓坏了,我儿子福大命大,将来一定是个人物,好了,赶紧做饭,炒俩菜,今天咱们一家三口好好喝几杯庆祝庆祝。”

    郑红英应了声,满脸带笑忙去做饭,牛大顺随后去帮忙烧火。

    牛二蛋坐在炕上,长出了一口气,心语道:“西瓜全没了,今年订婚的事肯定是泡汤了,也不知道玉琴会怎么想,她一定会生气的……”

    这时,东边的邻居牛五手里拎着两瓶老村长白酒,走进大门远远就喊道:“大哥在家吗?”

    牛大顺忙从灶坑站起来,出门道:“是武兄弟啊!快进屋说话。”

    牛五笑道:“我就不进去了,我拜托大哥点事儿。”

    牛大顺笑道:“啥事你就说吧!乡里乡亲的,还这么客气干啥。”

    牛五道:“我就知道大哥是个热心肠,是这样的,明天我和我老婆就去城里打工了,如果干得好的话,可能要几年才能回来,我就是想拜托大哥给我看着房子,叫二蛋去那睡觉也行,您看行不行?”

    牛大顺立刻道:“行啊!多简单的事儿啊!你们就放心去吧!”

    牛五笑道“那太好了,这两瓶酒一点小意思,等我回来一定请大哥大嫂吃饭,请您收下。”

    “嗨!快算了,还送什么酒。”牛大顺推辞道:“快拿回去、拿回去,扯啥蛋啊这是,拿回去。”

    牛五坚持道:“不是扯淡,用人哪有白用的,你不收下,兄弟我也不好意思了,快收下吧!收下收下。”说着硬塞在牛大顺的手里,转身便走。

    “哎!你别走啊!快拿回去……”牛大顺随后还想给他送回去。

    牛二蛋出门道:“行了爸,你就收下吧!你不收下,我五叔也不放心走啊!正好我们不用去买酒了,大海绵家啥东西都贵,这两瓶酒也要几十块钱了。”

    牛大顺低头看了看两瓶酒,笑道:“是啊!正好,不用去买酒了,走,回去咱爷俩先喝着。”

    牛二蛋应了声,随后进门。

    次日,牛二蛋被请去老村长家帮忙,村里的红白喜事都要请人帮忙的,牛二蛋和几个小伙伴年轻腿快,负责挨家借碗筷桌子凳子,宴席上要用,当他来到心目中的女神王玉琴家门口时,突见一辆红色松花江小面包车停在她家门口,牛五两口子坐在车内,只见王玉琴提着一个旅行包,兴高采烈的走出家门,就要上面包车。

    “等一下,玉琴你去哪里?”牛二蛋大喊一声疾步进前,眼巴巴的看着王玉琴那张如花的俏脸,和她那一脸清高的表情。

    王玉琴本想不理他直接上车就走的,转念一想改变了主意,回身道:“牛二蛋,你来的正好,我要去城里打工了,可能几年都不会回来了,今天我正好告诉你,你不要惦记我了,其实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喜欢过你,你只是烧火棍子一头热而已,我是怕伤你的自尊,才一直没有说破,现在我告诉你了,你就彻底死心吧!我走了。”转身就要上车。

    牛二蛋心里比遭雷劈还要痛,一把拉住她的衣袖,急道:“玉琴你不要走,我知道你是嫌我们家穷,我发誓,我一定会赚很多钱,让你过上好日子,求你相信我,不要走……”

    “够了!牛二蛋你还要不要脸啊!”王玉琴大怒甩袖道:“我告诉牛二蛋,其实你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一直以来我只当你是个小丑,时而逗我开心而已,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我清楚的告诉你,就算你有再多的钱,我王玉琴也不会喜欢你这个榆木脑袋的,哼!”语毕上车,嘭的一声关闭车门。

    牛二蛋一张脸红得发紫,立刻大吼道:“王玉琴你给我听着,我牛二蛋今天对天发誓,一定会让你后悔离开牛家村,后悔今天说的话,啊……”啪!将手里的几个瓷盘用力摔碎在地上。

    王玉琴头也没回,坐着面包车带着一股白烟离去。

    “啊……啊……”牛二蛋向天连声大叫,感觉心里头无比的憋屈,大叫着跑出村子,跑进一片小树林,双拳紧握砰砰砰的垂着树干,发泄着心中的郁闷,两个拳头都受伤破皮流血,他还不肯停下来,突然听到树林里一声尖利的叫声,像是什么野兽。他吃了一惊这才停下来向前走了几步,面前的一幕吓得他全身不禁一抖。原来前面几米外,一条碗口粗的大青蛇,五六米长的身子,将一只白狐紧紧地缠绕住,那白狐两眼含泪,奄奄一息,看着牛二蛋,像是在向他求救。

    牛二蛋善良的心灵受不了她那可怜的眼神,尽管她很害怕巨大的青蛇,他还是从一旁捡起一根枯树枝,纵身上前,用大喊大叫给自己壮胆,用上全力猛烈抽打青蛇的身体。

    大青蛇受痛,缠绕的身体立刻松懈,白狐乘机在它的脖子上咬了一口,鲜血四溅。

    大青蛇立刻一声哀嚎,丢下白狐,仓皇逃走,很快在树林外消失。

    牛二蛋喘着粗气,看着地上的白狐,只见她起身看了看牛二蛋,人立而起,向他做了一个抱拳相谢的样子,双目含情离去。

    牛二蛋松了口气,自语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蛇,太吓人了,我还是赶紧回去吧!”语毕急忙走回村子,此时他自己打伤的双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愈合,没留下任何痕迹,他却全然不觉。一路匆忙往回走路过一片被冰雹砸的东倒西歪的玉米地时,忽听里面有女人的呻吟声。

    牛二蛋不禁一愣,暗道:“什么情况?难道是那条臭蛇把村里的女人给缠住了,咋办啊!我牛二蛋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总不能见死不救啊!跟那畜生拼了。”想罢左右搜寻,从地上捡起一块把石,猫着腰小心翼翼的走进玉米地,扒拉着歪斜的玉米杆子前行,想冷不防砸大青蛇一石头。可是当他走进那个女人之时,隔着重叠的玉米杆子,只见她全身雪白,一丝不挂,正跪在地上把屁股奉献给身后裸露下身的男人,两个人折腾的噼噼啪啪,女人大喊大叫,毫无顾忌。

    第四章

    牛二蛋虽然被牛翠翠的小嘴儿给泄了一次,可是他对此男女之事,还是懵懵懂懂,满脑子的好奇。

    他呆了一下悄悄的蹲下去,放下手中的石头,定睛仔细观瞧。心里暗道:“真是倒霉,碰上这事儿,不是应该男人趴在女人身上面,怎么会是这个姿势……”

    这时,那对男女起身换了姿势,被牛二蛋看到了脸,原来是张小六与他老婆牛三妹,心里暗道:“这两个傻逼,在家里干还嫌不够刺激,跑着来野战……”他看来看去感觉身体不舒服,心里不禁有些火气,心想:“这两个王八蛋,还没完没聊了,给你们加点佐料……”想罢,忙脱下衬衫蒙住脸,从地上抓起一把湿乎乎的泥土,起身趁着张小六抬起屁股的一瞬间,哗啦一下子便将泥土扔在牛三妹腿间的粉嫩之处,然后掉头便跑。

    张小六与牛三妹不禁一声惊叫分开,顾不上看人是谁,急忙从一旁拿起裤子穿好,起身四下寻人,牛二蛋早已经跑没了踪影。两口子很是扫兴,只好作罢。

    牛二蛋心情糟透了,但还是赶到老村长家继续帮忙。

    夜幕降临之时,牛二蛋喝的半醉,回到家里向爸妈报道一下,便走进邻居牛五家睡觉。牛五家和他家的房子基本一致,院里仓房、牛棚均有,只是都应空空如也,连老鼠都搬家了。

    牛二蛋感觉晕乎乎心情甚美,脱掉上衣横躺在大炕上,想到狠心绝情离去的王玉琴,冷很一声自语道:“王玉琴,你给我听着,总有一天我让你回来哭着求我对你好,求我爱你,你等着吧!不会太久的,你等着,你个没良心的女人,其实我知道,你不如牛翠翠好看,可是老子我就是喜欢你,你个没良心的,彻底的伤了老子的心,伤了老子的心你知道吧……”

    这时忽听有人敲响了房门,牛二蛋忽地坐起来,看着门外道:“谁啊?是谁找我?”

    门外一个少女的声音道:“小妹白念君,途经贵地,天色已晚,无处容身,想借兄长家住宿一宿,不知可否?”声音美妙的不知胜过王玉琴和牛翠翠多少。

    牛二蛋蹭的下炕穿上衬衫,歪歪斜斜的扣了两个纽扣,心语道:“我不是在做梦吧!竟然有美女借宿。”急忙出门打开正门,只见夜幕中亭亭玉立一位少女村姑,衣衫单薄,胸前山峰高耸,柔软的程度,似乎在晚风中颤抖,一张粉嫩如花的脸颊,如同初放的芙蓉,五官似乎是精雕细琢出来的,没有一丝瑕疵,眉毛弯弯、长发飘飘,特别是她那双清澈的眼眸,流光滚滚,要说她可以勾魂摄魄,是一点也不夸张。她一双如同嫩笋水葱般的纤纤小手交叉在小腹前,自然大方,美妙怡人。

    牛二蛋上下打量她一番,笑道:“太离谱了,这梦做的,都上天了。”说着便要关闭房门。

    “哥哥等一下。”少女白念君忙推住房门,道:“如果哥哥不想白白留人住宿的话,我可以给钱的。”

    牛二蛋打开房门,看着她,不可思议的笑道:“美女留宿,还要给钱,能有这好事儿,妹子你别逗我了,我牛二蛋今年是连续倒霉,运气不佳,已经很惨了,你还忍心对我有什么所图吗?求你放过我吧!拜托了啊!”说着向她抱了抱拳,又要关门。

    白念君再次推住房门,道:“等一下,哥哥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想成坏人呢!我的样子就不像个好人吗?”

    牛二蛋是笑道:“就因为你太像好人了,好的让哥哥我无法相信,你说这穷乡僻壤的,而且又黑灯瞎火的,突然出现一个美女叫门要留宿,天底下能有这么好的事儿吗?”

    白念君柳眉微蹙,粉嫩的朱唇微微一努,半带娇嗔的道:“只是留宿而已,哥哥何必要多想呢!人间世事本来是很单纯很简单的,都是被人们自己复杂化了,因此可能会错过许多机缘,如果哥哥坚持认为念君是有所图才来的,念君便就此告辞了,冒昧打扰,还请哥哥体谅,但愿有缘再见吧!”语毕,转身洒下两行清泪,便要离开。

    “等一下。”牛二蛋忙打开房门,笑道:“哥哥我拼了,就算是受骗上当我也认了,如若不然简直是暴殄天物,不懂怜香惜玉,进来吧!”

    白念君回眸一笑,道:“谢谢哥哥。”带着一股清香从他身边走过进门。

    牛二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清香直透肺腑,立刻酒意全无,他尽可能瞪大眼珠子,向夜色里看了看,没有见到还有任何人尾随,忙将房门关闭。

    白念君回眸一笑,道:“哥哥,我睡在哪个房间?”

    牛二蛋嘿嘿一笑道:“就睡在一间房好了,你做什么也方便,东屋请吧!”

    白念君笑容依旧,道:“那样不好,我还是睡西屋吧!西屋同样有炕啊!哥哥,明天见。”语毕,不等牛二蛋说什么,便自挑帘走进西屋。

    牛二蛋笑语道:“是时间还不到吧!半夜下手最好,那好吧!我先睡了,你随便吧!”语毕,嗅了嗅她的余香,走进东屋,躺在大炕上,笑得合不上嘴,心里暗道:“看来我牛二蛋就要走桃花运了,竟然有美女上门找我,她要投宿,村里那么多人家,他都不去,偏偏老找我一个大小伙子,她不就是想让我非礼她吗?这种好事儿不干白不干,她要是成心使坏,即使我不非礼她,她也可以诬告我,毕竟他在我面前显得太弱小了,而且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到时候她要是一口咬定我非礼她,我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啊!绝对不能做那个冤大头,老子还没开过荤呢!干脆就拿她练练枪得了……”

    牛二蛋想到这里,忽地坐起来,轻步走出房门,走到西屋门口,首先撩起门帘,向内窥视,借着窗外的月光,只见白念君仰面横躺在炕上,呼吸均匀,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57292.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