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5-17 17:23:40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我在朦胧中看到了浴室,听到了里面撩人的流水声。

    这让我的内心狂跳,如同几十只蚂蚁在爬,痒痒的,充满着一种让人心跳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朦胧的雾气中,一个诱人的白皙娇躯,在优雅地动着。

    我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急促。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芸儿,如同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出尘味道,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半透明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走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澈透明的大眼睛望着我。

    “小克,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说过,要在今天把自己当做最好的礼物送给你。”芸儿娇媚地笑着。

    “芸儿,我爱你!”我再也忍不住身心的冲动,激动向前,想把芸儿拥在怀里。

    可是,芸儿突然脸一寒,发出一声冷笑,然后倏地不见了,我眼前一片空无。

    “芸儿——”我焦急万分,一阵惶恐,大叫起来,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我的汗衫。

    看着小旅馆简陋的房间,我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做梦。

    点燃一支烟,在袅袅的青烟中,我陷入了迷惘的酸楚。

    这个梦,在我的流浪生涯中,如同一根毒刺,深深刺在我的灵魂深处,无休止折磨着自己。

    天亮后,我出现在丹城鸭绿江的游轮上。

    今天是8月3号,我的生日。

    芸儿答应将自己在今天当做生日礼物交给我的,我也准备好在今天将刚买的房子作为惊喜送给芸儿。

    这一天终于到了,可是,房子车子公司统统没有了,连同我梦寐以求的芸儿。

    一个月前,破产失恋的我开始四处流浪,不知不觉来到了这座边境城市。

    带着忧郁的心情,我拿起数码相机,看着对岸那个贫困的国家。

    这个国家够落魄的,如同此时破产和失恋的老子一般,我自嘲了一句。

    这时,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窈窕女郎款款进入我的视线,站在甲板另一侧眺望远处。

    我拉近距离,从相机里打量着这个女人。

    这女人太美了,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精致漂亮的白皙脸蛋,透出一丝妩媚诱人的红润,风姿绰约的身段,连衣裙下白皙的浑圆小腿……

    我反复鉴定着美女,冰冷的心感到一丝暖意。

    正看得入迷,美女突然转身,板着脸径直向我走来。

    偷窥被发现了!我一慌,放在快门的食指不由一颤,咔嚓——美女定格在相机里。

    忙收起相机,转过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江面。

    “喂——”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

    我转过身:“美女你好!”

    “把照片删掉!”她带着命令的口气。

    她说话的口气让我有些不快:“拜托你搞清楚,是你自己走过来的,你破坏了我取景照相,你应该主动向我道歉才对!”

    “狡辩,把照片删掉!”她的口气愈发生硬。

    “不删你又怎么样?先给我赔礼道歉!”我不客气地说。

    “没教养!”她鄙夷地说。

    我火了:“你说谁没教养?”

    “你!”她毫不示弱。

    “你才是,一看就是有爹娘生长无爹娘教养的主儿。”我脱口而出。

    美女的脸立刻发白:“你——你说谁?”

    我成心想逗她,模仿她的口气:“你!”

    美女浑身发颤,突然冲过来要夺相机,我身体一闪,美女刹不住脚,带着惯性向江里扑去——

    我眼疾手快,一把伸出胳膊,拦胸就将她捞了回来。

    感觉手心热乎乎的,定睛一看,手正好捂在了美女的……

    美女惊叫一声,猛地脱离我的怀抱,抬手冲我就是一巴掌,又响又脆。

    “流盲——无耻——”美女斥骂着,转身就往客舱疾走,谁知脚下一滑,“噗通”摔倒了,仰面朝天躺在甲板上。

    立刻,我看到了一副动人的场景。

    我有些眩晕,两眼直勾勾盯住,甚至忘记拉她一把。

    美女迅速爬起,恶狠狠地怒视着我,眼圈发红,一瘸一拐狼狈地进了客舱,甚至顾不得拍打身上的泥土。

    我回过神,摸着火辣辣的脸颊,觉得玩地有些过了,摆弄了下手里的相机,将照片删除了……

    丹城之行结束后,我继续流浪,到了位于辽东半岛的滨海城市海州。这时,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我开始考虑一个现实的问题——生存。

    决定在海州暂时停下流浪的脚步,找份工作让自己活下来。

    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在海州传媒集团下属的发行公司做发行员。填表的时候,我隐瞒了自己大学毕业的身份,在学历那一栏写了高中。

    一个俊秀的女孩笑吟吟走过来:“你好,亦克,我叫元朵,市中发行站的站长,从明天起,你就到我们站里工作。”

    女孩一笑脸上就出现两个小酒窝。

    “元站长好!”

    “嘻嘻。”元朵两边的酒窝更深了,“别叫我站长,叫名字好了,或者叫我小元!”

    我咧咧嘴。

    元朵把一个袋子递给我:“里面是你的工作服,衣服口袋里有发行站的地址,明早5点准时上班。”

    我接过袋子,里面有一件红马甲,还有一顶红色太阳帽。

    我随手戴上太阳帽,冲元朵点了点头,转身正要走,一辆黑色轿车在门口停住,一个穿白色职业套裙黑色丝袜的女人下了车。

    我定睛一看,这不是在鸭绿江游船上被自己非礼的那位神仙美女吗?

    这时背后传来元朵的声音:“秋总来了。”

    我浑身一震,震得有些蛋疼,脑子乱糟糟地冒出一句:“什么秋总?”

    “就是我们公司的老总。”元朵在我身后小声说,“秋总叫秋彤,原来是集团人力资源部副主任,刚被集团派到我们公司任老大1个月。”

    一个月前我遭难,却正是她春风得意时。

    人生何处不相逢,要是她看到我,一定会毫不客气敲了我刚刚到手还没开始赚银子的饭碗。这年头,找一份适合自己快速赚钱的工作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我将帽檐使劲往下一拉,低头就往外走,在门口处和秋彤擦肩而过,身后传来元朵的声音:“报告秋总,我们站刚招聘了一名新人,就是刚从你身边过去的那个帅哥……哎,亦克,你等下。”

    听到这里,我头也不回,走得更快了,直奔公交候车点。

    正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上很拥挤,几乎连放脚的空都没有。

    妈的,怎么这么巧,怎么这么倒霉,下一步该怎么办?站在公交车上,我很懊丧。

    到站下车后,我做出了决定:不走,但要避免秋彤发现自己。

    我自我安慰着:秋彤是老总,我是发行员,不说中间还有副总,起码还隔着站长这一层,打不了直接交道,她是发现不了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轻松了一些,往宿舍走去。

    我租住的宿舍在一所大学附近,一个宿舍楼的单元房,不到100平方的空间被房东用密度板分割成了6个小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单人床,就只能放得下一张电脑桌。

    不过我的随身东西也很简单,除了几件衣服几本书,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房间小倒也无所谓,反正只要有张床能栖身就行。

    走了一会儿,我随手一摸口袋,糟了,手机不见了。

    这部手机是芸儿在今年情人节的时候送给我的,价值不菲。漂泊期间,我一直随身带着它,虽然手机卡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欠费停机了,但每每看到这手机,总能勾起一阵暖暖的回忆。

    我心里大痛,芸儿消失了,手机也不见了,我到哪里去找寻过去?还有,手机里存贮着我所有朋友的联系电话,手机丢了,我将彻底和以前的圈子里的人失去联系。

    急忙沿着来时的路往回找,一直找到下公交车的地方,都没有发现。

    应该是在公交车上被小偷摸走了,我懊恼不已。

    干发行员没有手机是不行的,我摸了摸口袋里仅存的800元,走进一家手机店,买了一部黑白屏的诺基亚手机和一个电话卡。买完这些,身上还剩下400了,这400,要支撑我一个月的生活。

    最艰难的时刻来到了。

    在附近的沙县小吃要了一碗混沌,喝了一瓶二锅头,吃喝完毕,沿着马路随意溜达起来。

    摇摇晃晃走到五星级洲际大酒店门口的时候,来了尿意,疾步进去,急急直奔卫生间,突然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一脚踩在那人的鞋上,自己也一个踉跄滑倒了。

    “乡巴佬,瞎眼了!”那人怒叫起来。

    抬头一看,一个30岁左右的高瘦男子,衣着名牌,头发梳地油光发亮,正带着鄙视和傲慢的神情俯视着我。

    我忙道歉。

    “光道歉就行了?靠——给我擦干净!”说着,那男人掏出一个白色手绢扔到地上。

    我心里一阵屈辱,不由握紧了拳头。

    “怎么了?”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

    我抬头一看,一个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正从后面过来。

    晕,秋彤!

    秋彤此时也看到了我,身体一颤,愣住了。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57271.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