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5-17 17:23:33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你的事情我还是了解一些,我不想见到你母亲时再觉得对她有愧,希望你能理解我……”

    周若意一番掏心掏肺的感慨,虽然年纪还小的乔唯一不一定会明白,却是瞧见她一脸苦恼的小模样时,不禁笑了笑。

    “不想再对她有愧?”

    她愣愣的看着她,不明白为什么周若意要加一个再字,难道她在母亲生前就已经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了吗?

    “说来话长,不过这些都是我们上一辈的事情,你们这些小孩子只需要好好的享受生活,幸福开心的过好每一天就行了。我现在心脏不好得在医院里住着,若你有空的话就常过来走动走动,如果然儿对你不好你也过来向我告状,明白吗?”

    从来没有哪个人对自己这样耐着性子和气说话过,乔唯一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黑亮的眸子里慢慢的泛起了水雾,咬着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窗户外微风吹过,窗帘随风飘逸。

    她感受到那抹微凉后用力吸了一口气,压下想哭的冲动,主动上前握住了周若意的手,郑重的对她承诺道。

    “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我有些不适应,对不起,阿姨。你一定要好起来,我以后一有空就会过来看你的。”

    “好,好,唯一真乖,以后你就安心跟着然儿吧,他会对你好的。”

    周若意像是在对她许诺着什么,三十几年的亏欠终于可以还回去了。

    儿子和自己商量的事情,她虽说口头上同意了,却打从心底想让小丫头做自己的儿媳妇。

    她虽然病得厉害,可还有的是时间和他耗下去,她不怕他不妥协。

    “妈,我还有事情要忙先送她回去了,过几天再来看你吧。”苏瑾然没等乔唯一回答,便上前岔开了话。

    本来说了这么久的话也有些累了,再加上终于见到了故人的孩子,一颗心也算是落下去了,便点头同意了。

    乔唯一一出病房便快步赶上一言不发的苏瑾然,然后不解的问道,“大叔,谢谢你带我来见阿姨,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瑾然沉思了两秒钟,突然握紧了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都提起来离开了地面。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坏了,便用脚去踢,却因为身高的原因完全够不到,挣扎得累了才停了下来。

    “你不用知道原因,只明白我是在替你死去的母亲管教你就可以了,现在就回学校上课,放学我会去接你,在学校不许胡乱说我俩的关系,否则……”

    “否则什么?大叔,你不要老是这样威胁我行不行!”她握住他的手还是挣脱不开,最后只能放弃任由自己被吊着。

    “哦,是吗?我不觉得这是在威胁你,若你想回家去住我可以成全你,我看你后娘似乎挺想你回家去住一段时间吧……”

    她瞪了他一眼,被别人捏住软肋的感觉真的很不好,于是乎这赤果果的威胁她也只能认了。

    “好啦,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但是我还是谢谢你带我离开那个家。在外面我也决对不会说认识你,否则就天打……唔……你干什么啊!”

    “不用发那么毒的誓,算我相信你了,这是我的名片,拿着!”

    他缩回了捂住她的手,并顺手扔了张名片给她。

    她接住名片时手都在颤抖了,“我靠,这是金箔吗?”

    “俗气……”苏瑾然鄙夷的目光从她的头顶挪开,顷刻又恢复了惯有的清冷表情迈开长腿进了电梯。

    走廊里就只剩下拿着金箔,不对,是拿着金色名片的乔唯一同学,她傻傻的望着那张名片,上面写着:盛世传媒娱乐有限公司总裁——苏瑾然。

    “喂大叔,总裁就了不起吗?你又不是总理,我才不想和你这种人扯上关系呢……”

    她冲着下沉的电梯叫喊了几声,突然觉得自己像小丑一样有些尴尬,等到电梯上来便快速溜了进去。

    直到出了医院的大门她才算是真正的呼吸了新鲜的空气,医院里的空气质量真的是太差了,她差点没被憋死在里面。

    现在不管老头子是否真的卖了自己,反正她以后再也不用回那个家了,想想心里也算是舒畅了一些。

    拿出手机准备看看时间,谁知手机上竟有二十多个未接来电,还有十几条短信,全是死党赵大宝打过来的。

    一看时间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已经迟到了。

    一阵哀嚎,乔唯一同学只得飞快的招了辆出租车钻了进去。

    等她下车后顺着树林里的小道狂奔时,已经听到球场那边此起彼伏的呼喊声。

    “球魁,球魁……”

    “必胜,必胜……”

    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头蔓延,她加快了脚步,越过树林眼前便开阔了起来,一个不大的篮球场出现在她的眼前。

    此时,球场上有两个人正在比赛,一个穿了蓝色球衣身形高壮,另一个则身穿连帽衫并用口罩遮了半张脸。

    两人动作都相当的标准,各种花式动作更是做到了完美,他们正激烈的比赛着,分数更是不分上下。

    乔唯一慢慢的靠近球场边缘观看着,不禁皱起了眉头。

    正好看到赵大宝站在前面激动的加油,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人是谁?”乔唯一将神线从两人的身上移开,看得专注。

    “当然是球魁了!球魁加油,加油……”

    赵大宝兴奋的没注意到她,只顾着加油。

    她一听用力敲了他的头,赵大宝被敲疼了刚要转身大骂。

    一看却是她站在他面前,忙伸手想要揽上她的肩头。

    她侧身一步退开躲过了他的猪蹄,顺手还还了他一拳。

    赵大宝看到她没提她迟到的事,反而对她比了一个棒的手势。

    “你不要以为那人是我请来的逗逼!”她当然猜出他的心思。

    赵大宝微张着嘴,似没明白她的话。

    “看身形应该是个男生,你觉得我除了你还认识别的三条腿的男人。”

    她恨铁不成钢的给了赵大宝一个暴栗,然后又专心的看着比赛。

    赵大宝揉着额头,警惕着她,又试探着问了一句,“他真的不是你找来的救兵?”

    乔唯一也懒得回答他,看着墙上的分数不禁蹙起了眉头,“还有多久结束?”

    赵大宝看了看时间,突然惊叫了起来,“只有最后一分钟了,救兵球技好得没话说,可霸王也不是省油的灯。你瞧,到现在也没将分数拉开,就算那人不是球魁但他现在是以这个身份在比赛,所以他可千万不能输啊……”

    “你说的对。”乔唯一不反驳,因为这是事实,球魁不能输。

    这时,分数榜上面球魁与霸王是平手,最后一分钟更为关键。

    乔唯一虽然表面上平静,但心里却已然波涛澎湃,最后一球她比任何人都要在乎。

    正在这时,霸王一个转身抢了球,漂亮的假动作回旋令球魁扑了个空。

    大家都为球魁捏了一把汗的时候,他突然腾空而起,将霸王的灌篮硬生生的给夺了过去。

    快落地时又利用霸王曲起的膝盖做支点,用力一踩便向上跳出去,漂亮又有力的灌篮,球进了。

    于时同时,哨声也响了起来。

    霸王被球魁给踩得摔在了地上,这一跤摔得不轻,他一时没能爬起来。

    见球魁赢了,观战的球迷都为之振奋了起来,欢呼声,叫喊声响遍了整个球场。

    球魁抬头对着众人伸手竖起了大拇指,这个动作是球魁赢球时习惯性的动作。

    一见这动作,大家更是欢腾着为他喝彩。

    赵大宝也高兴的跳了起来,乔唯一却没那么好的兴致,刚才那一脚很明显已经令霸王难堪,也一定会招来祸事。

    只见霸王仰着头,满脸愤怒,恨恨的瞪着球魁。

    球魁穿着连帽衫只露出两只眼睛,看不出他的表情。

    他用手做了个动作意思是愿赌服输,同时伸出了一只手。

    霸王被小跟班扶了起来,高大的身形与球魁对峙着。

    他微眯着一双小眼睛,不甘的说道,“今天我是输了,不过下次国际花式篮球比赛我一定会赢你……”

    说着对身旁的人挥了挥手,便有人将一张支票递给了球魁。

    球魁收下了支票冷冷的瞥了霸王一眼,再做了个动作表示“等你!”便从他的身边离开。

    霸王被球魁这般挑衅愤怒不已,看到脚下的那颗篮球更是红了眼,用力一脚便踢飞了出去。

    周围的人大多都是来为球魁加油的,见球魁赢了球虽说高兴,却也不敢在霸王面前显露太多,此时球魁离开观众也都退出了场地。

    赵大宝的目光跟随着球魁的方向移动,见他要离开忙拉着乔唯一追了过去。

    乔唯一被拽得手臂生疼,挥手要甩开赵大宝时自己已被他拉到了球魁的跟前。

    “小子,你真棒,你竟然能赢了球霸!”

    赵大宝冲着面前的人挑了挑眉,讨好的想要伸手去拍球魁的肩膀,却被他轻巧的躲开了。

    随即便微眯着双眸看着乔唯一,顺手将刚收到的那张支票塞进了她的手里。

    她不解打开一看竟是一张一万块的支票,心头不禁诧异了起来,待她抬头想要说话时,球魁已经离开一段距离了。

    “喂,你等一下!”

    “乔大,你看那边!”赵大宝抓着她的手打断了她的话。

    这时她也注意到了球霸身边的人往球魁离开的方向尾随了过去,她微眯着星眸道,“我们跟过去瞧瞧……”

    乔唯一当然知道球霸是何许人,刚才那小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他难堪,虽然当时没什么,可背后他能搞出来的事情那就不言而喻了。

    她也早就调查过他,在外围赌黑球,赢过他的人没有一个安全离开过,他在圈里已经是臭名照章。

    若不是赵大宝保证这次是公开比赛,她也不会答应和这种人赛球。

    更不会为了一万块给自己的未来惹上这么个大麻烦,显然冒充自己的人并不知情,也可能是凶多吉少。

    她拉着赵大宝悄然跟了过去,缓缓的跟在了那群人的身后。

    而这个球场在A市明流高中的后面,一片树林中被人改建了一块出来。

    平时就供些花式篮球爱好者练球与比赛,通常也不会有人过来,球场可以从两个方向出去,一条大路和一条小路。

    球魁刚才离开的方向是向西边的一条那边大路,而这群人穿过小路准备包抄过去。

    两人一路小跑,快要跑到前面叉路口时,乔唯一与赵大宝同学已经听到了打斗的声音,她们加快了步伐绕过树林跑上了水泥路。

    只见那小子被几个男生围在中间,地上躺着两个人,正抱着肚子痛苦的哀嚎。

    看来他是占了上方,乔唯一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只有一个人,而对方有六个人,如果真的再打起来一定会吃亏。

    乔唯一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从树上折断一根树技就要冲上去。

    赵大宝赶紧的拉住了她,劝道,“你可是女的,能打得过吗?”

    “我一个人当然不行,这不是还有你吗?”

    她一副马上要进入战斗状态的样子表情也带了坚决。

    “我?我可不去,得罪了球霸我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混下去。”

    赵大宝有些退缩了,他可没那么傻去趟这浑水。

    “你不去?二宝我可告诉你,如果你不帮忙那也别再跟着我混了,闪开!”

    她一掌将赵大宝推开握紧了那树枝便冲上前去。

    “我大不了帮你报警嘛!”

    什么都可以答应,可不跟着乔唯一混他就是不能答应。

    球霸不能得罪,她更不能得罪,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如果打架有用的话还要警察来做什么。

    她觉得此计可行,瞪了他一眼,“那你还不赶快打电话,我先去拖住他们……”

    赵大宝躲在大树后面拨着电话,目光一刻也没从前面移开,若不是前几天自己惹了球霸今天也不会有这场比赛。

    他躲在隐避的地方只能为乔唯一捏上一把汗了。

    眼看着僵持着的人刚要开打,乔唯一拿着树枝就抽了过去。

    有两个男生被她用树枝抽得疼了,转身就要朝她攻击,只是被她这身装扮给吓了一跳,不禁犹豫了一下却被那小子从后面踢了两脚。

    同伴被打,其余的人也不会罢休,不管是谁就开始向被围在里面的两人进攻。

    她见他虽然身手不错,可还要保护自己就有些力不从心,身上挨了几下。

    两人打得快没力气的时候听到了警车的声音,乔唯一一放松后背被踢了一脚。

    疼得她差点扑到地上,还好有人扶住了她,随即一脚将袭击她的人踢飞。

    也正在此时警察过来将所有人都控制住,乔唯一也没能幸免。

    “你怎么样?”乔唯一听到他问了自己一句,又将她扶住站稳。

    她用力的忍住喉咙快要喷出来的鲜血,咳了两声脸色苍白的摇了摇头。

    “先送你去医院吧!”

    乔唯一只到他下巴的高度,抬头便看清了他那双清澈的黑眸,听着音声还带了许些担忧。

    她稳住自己后咧嘴笑了起来,“原来你真是男的!”

    “……”

    “所有人都上车,回警局再说!”

    警察严厉的冲着他们诉话,乔唯一回头即高兴又担忧。

    赵大宝本想跟着乔唯一,可又怕被认出来,最后只能看着乔唯一被带走。

    众人被带到警察局之后被关进了审讯室里,由于乔唯一是女生便被单独被关在一间。

    她趴在桌子上这才算是好受了些,后背火辣辣的疼。

    她连椅背都不敢靠过去,细汗也密密的布满了额头。

    她不住的喘着气,刚才怎么会同意赵大宝那家伙报警了呢?

    明知道进了警局就必须要请人保释,她可不想让乔家人知道这件事情。

    身上的痛令乔唯一有些难受,警察例行公事的询问了她几句,便让她打电话请家长来领她离开,她却一直吱吱唔唔的说不出电话号码。

    直到下午四点多,警员进来告诉她说其余的人全都被领走了,如果她再不打电话就请学校的老师来,乔唯一一听更难受了。

    还有两个月她就毕业了,如果再让老师知道自己被送进了警局那还得了,到时就真的要让自己滚蛋了。

    警员看着乔唯一同学这浑身脏兮兮的样子,一头的金毛怎么看都像是个问题学生,那股子倔强劲也是没有法了,只得通过她的笔录联系了她的班导师。

    过了一会,警员一脸遗憾的进来告诉她说,她的班导师说这种事不好出面,还是请家长比较好。

    乔唯一趴在桌子上嗷嗷的叫着,看来明天去学校又不不了一顿骂了。

    想想自己好不容易考上了明流高中,以为可以得到些家的温暖,可到头来她还是那个最不重要的人。

    以前就算她表现得再乖巧也不会有人在意的,于是她便让自己混吃等死的过了三年。

    如今混到了高三,每一次都考倒数第一,每一次都让班级垫底,让老师蒙羞,这样或许才会让大家注意自己,现在是被注意了,可也被讨厌与隔离了。

    想想早上自己才被人给送了,难道现在又要低声下气的去求她们?

    一想到那恶心的嘴脸,乔唯一觉得就算让自己坐牢也不愿让她们看不起,看来倔强的性格势必又要吃亏了。

    “小妹妹,如果你家长没空,你看你有没有什么别的亲戚,若是愿意来也行,你快打电话吧。”

    快下班的时候,警员向乔唯一下了最后的通牒,可听在乔唯一耳朵里却像是在哀求自己赶紧的让人来带她离开,难道她是瘟神不成?

    乔唯一就纳闷了,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还有什么亲戚,妈妈死了,她与乔家的关系也很疆。

    落寞的表情在脸上浮现,乔唯一这才想到还有赵大宝,或许他有办法可以让自己出去。

    刚伸进兜里掏手机,她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掏出来一瞧原来是大叔临走时给的那张金箔……

    沉思了一阵,乔唯一捏紧了那张名片,将电话早就铭记在了心里。

    “怎么样?要打电话了吗?”

    警员见她看着名片在犹豫,想必是找到人来接了。

    乔唯一点了点头,拿起电话就开始拨名片上面的号码,刚拨了几位数又觉得不妥。

    大叔明明说两人的关系要保密,可自己这会出事了,如果他不来救自己,那自己又怎么会有时间再去看他母亲呢?

    乔唯一认为这次的营救就当是自己去看望他母亲的报酬吧?

    想到这里乔唯一才觉得理所应当了些,便愉快的拨起了电话。

    电话响了五六遍都没有人接,正当乔唯一猜想着苏瑾然给的电话是假的时,终于电话接通了。

    乔唯一一激动没等对方说话便大声的冲电话喊道,“大叔我是……”

    话还未说完,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声音,乔唯一将电话拿到自己面前疑惑的又看了看。

    “没有信号吗?怎么会断线了呢?”

    自言自语的乔唯一奇怪的看着自己的电话,“要不用我的打?”

    警员看着乔唯一捣弄着电话不禁往兜里摸了下。

    乔唯一瘪了瘪嘴,拒绝了警员的好意,“我要自己打,你让开一点,可能是你挡住了我的信号!”

    警员觉得乔唯一说的好像在理,便往边上移开,又把审讯室的门开开了些。

    乔唯一又拨了一遍电话,响到最后一声时那边才接了起来,“大叔,你先听我说完好吗?我在警察局,我……”

    “又挂了?”警员紧张的问道。

    乔唯一苦着脸,瞪了警员一眼,低下头又趴在了桌子上。

    看来刚才并不是没有信号而是对方挂了她的电话。

    明明说好保密,自己还差点发了个毒誓可现在又主动去联系对方……

    耷拉着肩膀把脸偏向了另一边,“你们看着办吧我真没办法了……”

    警员默默的离开了,乔唯一算是彻底的没辙了,只能认命的在这里蹲一夜了。

    咳咳……

    她趴在桌子上难受得咳了两声,口中一抹腥甜突然涌了上来,几滴血便被咳得喷洒在白色的审讯桌上。

    乔唯一被吓坏了,她怎么就吐血了呢?

    赶紧往嘴巴上抹了一把,手上红了一片,她只觉得头有些晕,往后一靠后背火辣辣的疼,只能又趴在了桌子上。

    难道是那一脚被踢出事情来了?她可不想英年早逝啊。

    急起来的乔唯一刚想起身去叫人,就看到铁门被推开,刚才那个小警员走了进来。

    他才跨进一条腿就叫了起来,“你怎么吐血了?”

    乔唯一拿了张纸擦了擦嘴角,“没事,我还死不了。”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57264.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