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5-17 17:23:31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第九章

    楚天看了一眼儿子,眼中露出无可思议,然后略微尴尬地走开了。

    “老王呀,我故意挑了今个儿个好日子,把这小子给带过来了。”

    楚南和老爹来到老王家时,老王正好在自家院子的葡萄架下,半躺在一个古藤木的靠背椅子上,手里摇着一把泛黄的蒲扇,悠哉悠哉。

    老王见楚天带着自己的儿子过来了,赶紧起身接客。

    “小雅,来客人了,快出来倒茶。”

    老王朝屋里头大声喊了一句,就开始上下打量起楚南。

    一双老眼犀利如鹰,定是阅人无数。在挑女婿上,老王自然看得格外地过细。

    “好娃,好娃呀!”

    片刻过后,老王龇牙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烟牙。看着老王眉开眼笑的样子,楚天扭头也看了看儿子,颇为得意。

    不一会儿,小雅就从屋里头缓缓地走出来了。两手端着一个圆盘,盘上放着两杯刚刚泡好的鱼腥叶。

    鱼腥叶是乡下的一种野草,村民将其收割起来晒干,再拿出来泡茶喝,味道清新扑鼻,沁人心脾。

    在乡下,地里头的庄稼人几乎各家一壶,这茶草不仅解渴,还可缓解疲劳。

    “好生俊俏的一个姑娘!”

    楚天也夸赞着老王的女儿,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但这次小雅显得有些不一样。

    到底哪里不一样,楚天也说不出来。

    但是楚南心里却清楚的很,小雅的不同之处就是现在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而是楚南的女人。

    小雅今日穿了一件短裙,裙摆上秀了一朵开得鲜艳的白莲花,刚刚遮住膝盖。裙子很修身,将小雅发育得还不是很成熟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叔叔请用茶。”

    小雅端起一杯鱼腥草茶递到楚天的跟前,动作优雅大方,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楚天看着这个小妮子,心里喜欢的很!

    但是,小雅并未看向楚南,就像不认识他一样。在外人看来这是女子固有的矜持,但是楚南知道,小雅还在生自己的气。

    “真是女貌郎才呀……”

    楚天泯着茶,跟老王唠嗑起来。自然是三两句不离提亲的事儿。

    “两娃也不小了,是时候谈婚论嫁了。早日把这日子给定下来,也早日了结了咱们的一大责任呀。”

    “可不是嘛,是时候定下来了。”

    两个长辈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时不时观察着两娃的表情。

    聊了半天,小雅提着一个框子走了出来问道:“楚南,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上山采菌子。

    楚南此时才想到,昨晚下了一场雨,今天正是上山采菌子的好时候,山里的菌子晒干了可以卖不少钱呢,更何况是和这美人一起上山,他哪里有不同意的道理,马上和老爹打了声招呼,就向小雅的背影追了上去。

    到了身边,楚南马上献殷勤的说到:“小雅,我来帮你拿篮子吧。”

    小雅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不敢劳您大驾,我自己有手。”

    被小雅怼了一句之后,楚南有些发愣,这是怎么了?不是你叫我去采菌子的吗?这女人的心究竟是怎么长得?

    楚南疑惑的陪着笑脸对着小雅凑了过去:“小雅,别这样,我还要对你负责呢。”

    小雅听他这么一说,内心瞬间有了许些的甜蜜,小脸微微一红,娇嗔了一句:“呸,找你的王老师去。”

    楚南额了一声的,旋即明白过来,这妮子是吃醋了呀,他马上搂住了小雅的腰:“小雅,你别乱想,那天王老师咄咄逼人的样子让我看了就来气,再加上王老师平日里老是有些瞧不起我们,我这才想着借题发挥教育她一通。”

    小雅想想王老师平日里虽然笑嘻嘻的样子,但是背地里大家都知道,这个老是想来瞧不起农村的,天天想着要嫁到城里去,想想楚南这次,还真的算是为大家出了口恶气。

    想到小雅的态度缓和了许多,不过她还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原谅楚南,只是哼了一声,把篮子递给了楚南,快步跑向了山林。

    两人一起来到了山林里面,在树下开始寻找菌子,两人正在寻找的时候,突然从树林里面窜出来一个小松鼠。

    小雅大叫着:“楚南,快,快帮我抓住了它。”

    楚南马上去追松鼠,没有追多久小松鼠一下子钻进了一团草丛中不见了。

    小雅有些失望的过去踢了踢草丛,的就看到草丛的后面居然有个若隐若现的山洞,小雅瞪大了眼睛,把楚南拉了过来:“你,你看,这里有个山洞,你说里面会不会是桃花源?”

    楚南撇撇嘴:“这里连棵桃树都没有,哪里来的桃花源?”

    小雅哼了一声:“真是不浪漫。”

    她一边说着,一边好奇的想着山洞里望了望:“你想不想进去看看?”

    楚南想了想的,反正也无聊的,进去看看也好,他点点头拉着小雅走了进去。

    小雅一直躲在楚南的身后,开始试探的向着山洞里走了进去,两人一开始本以为里面会是漆黑一片,但是没有想到却微微的有些光亮,就像是桃花源写的那样,仿佛若有光。

    两人怀着好奇心沿着亮光走了进去,很快狭小山洞变得开阔了起来,到了尽头两人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就看到面前是一个宽敞的区域,四周的钟乳石造型各异的树立在了四周。

    在最中间的地方有两米见方的水池,水池里面的泉水十分的透亮。

    此时正值盛夏,天气热的不行,看到这般清凉的水池,小雅马上开心的走了过去,脱掉了鞋袜,把双脚放了进去。

    就在那一刹那,小雅顿时觉得身体一阵清爽无比,她开心的用手指在水池里面划动着,对着楚南说道:“楚南,这里好凉快,你来试试。”

    楚南也是酷热难当,走了过去看了看,这池子里的水应该是地下的泉水,池子也算浅,怎么都要有一米多一点。

    楚南正捧着泉水洗了洗脸,小雅就开始使坏的用池水泼楚南,但是当她看到楚南的坏笑的时候,顿时发觉不好,啊的叫了一声,起身想要逃走。

    第十章

    楚南哪里会放过她,跑过去一把搂住了小雅,在一阵女孩子的尖叫声中,小雅和楚南一起掉进了池子里。

    当小雅再次站起来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有些责怪的看着楚南:“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我们怎么回去?”

    楚南耸耸肩膀,把T恤一脱,仍在一边:“怕啥,现在这么热,一会就干了。”

    小雅看着楚南壮实的肌肉,小脸就是一红:“你可以晒,我又不能。”

    楚南切了一声:“有啥不能的,这里又没有别人,要不我帮你脱?”

    小雅看着楚南略带猥琐的笑容,心中不由的泛起了涟漪,但还是矜持的向后退了两步:“我警告你,别胡来。”

    楚南哪里是会乖乖就范的人?一下子垮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小雅,快速的把她后背的扣子解开,小雅开始觉得小脸发烫,娇嗔的说道:“楚南,别这样,我冷。”

    楚南听了继续的打开了她后背上内衣的暗扣,轻轻的一扯,就把小雅的内衣扯了出来,楚南自觉地胸前多了两团的温热。

    虽然说,这里四下无人,但是小雅依旧羞的无以复加,把头深深的埋入了楚南的胸膛。

    楚南在她的耳边轻声调戏到:“这样不就不冷了?”

    此时的小雅也分不清楚,究竟是楚南炙热的身体给他传导的热量,还是由于害羞,她自己全身灼热,小雅轻轻的抱住了楚南臀部,抬起了她已经红透了的小脸蛋,她湿漉漉的发丝上开始滴落着点点的水珠。

    那美丽的脸蛋像是要哭泣一般,眉梢上的露珠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泉水,好一番梨花带雨含羞媚笑。

    楚南看到她娇羞的脸庞的时候,正巧低了一下头,就看到小雅胸前的小鹿在碰在不安分的起伏着,那小鹿楚南坚实的胸膛挤压成两座小山峰一般。

    眼前的这一切,让楚南觉得热血澎湃,看着小雅递上来的红唇,楚南有些迫不及待的和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再这样的激吻之下,小雅的堤防彻底的开始奔溃,已经彻底的把前几日的那剧痛的阴影抛在了脑后。

    很快的,原本平静的池水开始激起了一阵阵的波涛,那响声开始在山洞里回荡。

    经过一番激战之后,两人有气无力的穿上了已经有些干了的衣服,眼看着天气就要晚了下来,小雅挽着楚南的身体开始开始下山。

    下了山,小雅一直打着哈欠说道:“楚南,我好困,你背我回去好不好?”

    楚南心道,我也累呀,不过看着小雅嘟着嘴巴卖萌的样子,他的心软还是战胜了腿软,背着小雅开始想着村子里走去。

    好不容易到了小雅的家门口,楚南放下了小雅,小雅对着他露出了甜美的一笑,回到了家中。

    楚南正向着回家的方向走着,在路过刘秀娥的小卖部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有刘秀娥吵嚷的声音。

    刘秀娥的小卖部是自家的村物改的门面房,在一排的货架后面有一张小床,平日里刘秀娥觉得累了,就在小床上休息一会。

    楚南偷偷的向着里面望了望,就看到一个瘦的像马竿一样的男人,正在对着刘秀娥动手动脚。

    楚南本想上去帮忙,但是仔细的一看,才认出这个男人其实就是刘秀娥的男人。楚南偷偷躲在一旁,看了看那个男人,然后撇撇嘴,心中还真的替刘秀娥不值,正是应了那句话,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此时楚南只听到里面的刘秀娥有些生气的说道:“你这个死鬼,怎么不醉死在外面?整天喝的醉熏熏的,回来也不老实。”

    马竿老公应该真的是喝醉了,咒骂道:“你这个臭婆娘,敢嫌弃老子是不是?你也不看看除了我谁会要你。”

    刘秀娥被这番折辱,气恼一巴掌闪了过去,打在了马竿丈夫的脸上,那马竿丈夫被刘秀娥这一巴掌打出了无明业火,轮着手臂一巴掌打了回去。

    虽然刘秀娥的马竿丈夫那细胳膊没有啥太多的威力,但他毕竟是个男人,这么没轻没重的在刘秀娥打出了明显的手印。

    毕竟刘秀娥不是母老虎的作风,被自家男人家暴,顿时觉得自己的命运悲戚,开始哭泣起来。

    但是这眼泪丝毫不能让她的马竿丈夫心软和自责,反而是觉得这哭声心烦,开始咒骂道:“他娘的,你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

    此时马竿丈夫却看到了由于刘秀娥的哭泣,她胸前的两团鼓气之物,在不安的晃动着,这让马竿男瞬间的来了兴致,一下子把刘秀娥扑倒在小床上。

    刘秀娥现在哪里会有这样的兴趣,再加上她这马竿丈夫一嘴的酒气,臭气熏天,更是让刘秀娥厌恶不已的嚷嚷道:“你要做什么?快住手。”

    她那马竿丈夫哪里懂得温柔是什么意思,粗鲁的用瘦如鸡爪般的手,一把把刘秀娥衣服上的扣子扯了开来,她胸前受了惊吓的小鹿从衣服中蹦了出来,在空气中慌张的跳动着。

    看着这如此香艳的情景,刘秀娥的麻杆丈夫顿时性质勃发,露出了一口的层次不齐的牙齿:“你这臭婆娘,老子是你的男人,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不给老子乖着点,信不信老子扒了你的皮。”

    刘秀娥本就生性软弱,被男人这么一恐吓被吓住了大半,只能逆来顺受的任凭那个男人在她身上的肆意的抚摸起来,自己却在内心中自怨自艾起来。

    楚南在角落里看的清清楚楚,想想这个女人和自己的林林总总,瞬间有了一种想上去保护的念像,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若现在去了反而对刘秀娥不好。

    他看了看刘秀娥的麻杆丈夫此时已经开始在刘秀娥的身上抽动起来,他臭气熏天的酒气,一次次的喷洒在了刘秀娥的胸口,让刘秀娥有些想要呕吐。

    此时的楚南有些为刘秀娥惋惜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这样的折磨并没有持续多久,也就约莫一分钟的时候,刘秀娥的马竿丈夫就在一声舒畅的声音中送完了牛奶。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57261.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