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5-17 17:23:24  ACGN好文 评论关闭

    海风呼啸,白鸥漫天,碧蓝天空中飞着气球,有彩带,有欢声笑语。

    平静的海面上驶着一艘世纪游轮,人声鼎沸,一场盛世婚礼正在举办中。

    只是,这场婚礼似乎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完美浪漫,因为吉时已过,而新郎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这让新娘家不免有些丢脸,又着急的不行。

    同外面的嘈杂相比,新娘子却显得异常安静。

    她身着一袭顶级婚纱安静的坐在船舱的休息室里,出神的望着碧波如洗的海平面。

    几个小时之前,她遭到了绑架,对方以替她支付母亲医药费为酬谢,要她代替新娘子完成这场婚礼,只要她能以秦莞尔的身份顺利嫁过去,秦家就会帮她救母,只是没想到,她代替了新娘,可新郎却没能按时出席……

    这哪是一场举世瞩目的世纪婚礼啊,简直是夜城第一大笑话。

    出神间,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傲娇的奶娃娃和他的随行佣人,小家伙长得很洋气,微卷的黑发,粉润的嘴唇撅撅的,眼神捎带着灵气和睿智。

    “帅少,这就是先生的新太太,您的……新后妈。”佣人毕恭毕敬的向小家伙介绍。

    苏暖暖微愣,随即听到小家伙对她说:

    “后妈,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我是西门帅帅,你老公的亲儿子。”

    后妈?她只听说她要嫁的男人名为西门擎天,可哪知道西门擎天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啊?

    苏暖暖虽然诧异,可却掩饰的很好,她拖着拽地婚纱走近,弯腰望着西门帅帅:“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后妈你可真是个大美人,我爹地也来了,他就在隔壁房间里,他让我带你过去呢。”西门帅帅笑眯眯,粉嫩的唇瓣一张一合,他转身,迈着小短腿就走出了房间。

    苏暖暖稳了稳心神跟上去。

    但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西门帅帅的恶作剧!

    因为新郎西门擎天根本就没出现,而她却遭到了西门帅帅的算计,被一群人绑了扔到了海里!

    “快来人啊……快来人,新娘子落水了!快下去救人!”一声惊呼,惊起甲板上一群和平鸽……

    而罪魁祸首西门帅帅却坐在了一旁的太阳伞下,带着小墨镜,幸灾乐祸的望着船头上混乱的一幕,笑的合不拢嘴:“又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想当我帅少的后妈,哪是那么容易的小保姆你说是不是?”

    他唇红齿白,小身子坐在躺椅上,喝一口小保姆递上来的果汁,得意的不行。

    “帅少,您说好只是来看看不欺负新太太的,要是被先生知道了,他又要罚您了。”小保姆愁眉不展愁得慌。

    “安啦安啦……我就是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见面礼嘛……再说这种婚礼,爹地根本就不会来的好不好。”

    小保姆无奈,算上这一次,先生已经给帅少找了五个后妈了,每一个都是被他给气跑的。

    不然以他们先生的地位背景,想要嫁到他们西门家的名媛,大概会从这儿排到银河系。

    不远处新娘子坠海的地方,所有宾客都围在船沿,弯腰努力地盯着从海水里慢慢浮上来的影子瞧。

    “哗——”一声,一个身穿白色纱裙的女子猛然脱水而出,宛如一只出尘绝艳的水妖。

    那漆黑如瀑的长发湿漉漉地粘在肩头,她眉眼精致如画,此刻沾上了一层水雾,更平添一分美丽诱人。

    昏迷的她,雪白纱裙尽湿透,勾勒着她绝艳动人的曲线,风姿美好,饱满处直欲喷薄而出,纤细处又是曲线娇柔,盈盈一握……

    众人皆是惊傻了眼,尤其是那一身正装覆体的男宾客们,瞧着新娘全身湿答答的模样,全都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

    急救人员合力把她抬到甲板上,因为她是新娘子,新郎没出现,可没人敢帮她做人工呼吸,只能等着医生过来急救。

    宾客们跟着匆匆围了上来,冲在最前面哭的最难过的要数秦家的当家夫人韩以芬了。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唤女儿:“莞尔,你醒醒啊,我知道你很难过,可姑爷不来肯定有苦衷的,你怎么能这么想不开呢……”

    一旁的秦父则是满脸严肃的安慰妻子。

    “让开让开,医生来了。”

    宾客们自觉的让出一条道,只见从船舱中迈步而出一个身姿笔挺的年轻男人,他是秦家的大少爷,秦莞尔的亲哥哥秦楚河,第一时间带着医生赶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在一旁等候多时的记者们蜂拥而上,“秦少爷,您能跟我们说两句吗?这次和西门家联姻,是不是秦家想要卖女求荣……西门家富可敌国,西门擎天不来参加婚礼,是不是两家关系已经破裂?”

    “无可奉告!”秦楚河黑着俊脸,抬手挡住记者们伸过来的话筒,“都别拍了……今天婚礼一定会顺利进行……都别拍了!!”

    场面一时间,陷入混乱。看到这一幕,围观的宾客都不由得同情起新娘子来,好端端的婚礼西门家连个人影都没有,也难怪新娘子想不开跳海。

    “哎,这个秦家也真是狠心,舍得把这么好的闺女嫁到西门家去,虽然西门家门庭显赫是咱们这儿的第一名门,可你看今天大喜的日子,新郎连面都不露……”

    “听说这是西门家的掌门人娶得第五个老婆了,前面几个都跟西门擎天过不到一个星期就跑了……”

    “西门擎天太神秘了,整个锦城见过他真面目的可不超过五个人,他不会是个性虐狂吧?不然西门家这么大的家族怎么可能连个媳妇都留不住。”

    “谁知道啊,这西门擎天年过半百又带着个儿子,秦家小姐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经过紧急抢救,新娘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因为惊吓过度又喝了不少水,所以暂时昏迷了。

    这一场婚礼本是皆大欢喜,却因此差点闹出了人命。

    临近傍晚,婚礼的宾客渐渐散去。

    虽然新郎新娘没有举办仪式,新郎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但也并不能改变,西门擎天和秦莞尔,在今时今日喜结连理的事实。

    到最后,西门家还是派了人,把昏迷的新娘接了回去。

    ……

    西门家,是整个锦城最德高望重的名门,神秘且低调,家族根基源远流长,而这一任掌门人西门擎天,自从上位以来,更是将西门家的家业扩大了好几倍。

    而西门擎天的私人别墅区,坐落在半山腰,被绿林环绕,欧洲风格的建筑在明媚的春色中低调奢华。

    此时,苏暖暖正昏睡在别墅主卧的大床上,床头橘黄色的灯光笼罩下来,一派安静祥和。

    安静之中,房间的门轻轻被推开,一双修长的腿从门口迈出,却似怕扰了床上熟睡的女人,静静站在门口不动。

    顺着那颀长笔直的身形往上望去,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掌握着门把,衬衫袖微微捋至手肘,一身的低调奢华衬托的他眉宇深邃英挺,成熟又内敛高贵,这是一个全身上下毫无瑕疵的男人。

    他身后吞噬而来的黑夜,也抵挡不住一身的王者之气。

    男人双眸漆黑深沉,此刻一瞬不动地盯着床上熟睡的女人,这是他今天的新婚妻子。

    目前,他也不过只知道,这个女人叫秦莞尔,是秦家的千金大小姐,其他的,也没必要知道。

    西门擎天清淡讥诮地勾了勾唇,微微转头,便看向站在一边等待的医生,浅薄的声带不含感情地问:“她还有多久醒?”

    “先生,夫人只是受了惊吓又多吞了几口水,没多久就能醒过来。”医生毕恭毕敬道。

    “嗯。”西门擎天淡然地应着,突然,身下钻过一道小小的调皮影子,趴在门沿,乌溜溜的大眼睛使劲地瞧着里屋躺着的女人。

    “帅帅。”西门擎天不满的声音随即从身后响起,掀起一阵寒森森的凉风。

    帅帅立刻缩了缩脖子,慢慢地回头,立刻摆出可怜兮兮的扮相:“爸爸……”

    西门擎天冷着脸,大掌伸过去拎住他的后颈,把他拎出门外,直接拎到了楼上的书房里,“嘭”一声关上门。

    “爸爸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西门帅帅害怕地趴在床角,看着爸爸冰冷颀长的身形缓缓朝自己靠近,想躲,想跑,可哪里逃得出男人的手掌心?

    “把新娘推下水,西门帅帅你真是越来越能耐了。”西门擎天凝神瞪着面前人小鬼大的玩意,抿着一口寒凉的气息,沉声道。

    “我哪想到她那么笨啊,我就是跟她开个玩笑嘛……”西门帅帅呜咽着,小屁股慢慢吞吞地挪着。

    爸爸怎么会因为个陌生的女人真的责怪他?

    可是小家伙没想到,西门擎天直接一个箭步走上去,整个把这小肉团子拎起来,翻过身,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阵猛打,掌心力道厚重,小家伙嗷嗷乱叫。

    “西门擎天你怎么这么狠心——娶了老婆就开始虐待儿子——”

    西门擎天冷眼垂眸,睨着小家伙脸上未干的丝丝泪痕,冷冷哼笑一声:“不收拾你一下你就无法无天了,给我在书房里安静思过!”

    “喂,爸——”

    西门帅帅连忙爬过来又要卖萌打滚,可无奈屁股生,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西门擎天给关在了书房里!

    小家伙整个趴在门上,肉肉的拳头用力敲门:“爸爸你放我出去啊——”

    懒洋洋地唤了几声不见反应,西门帅帅即刻怒了,猛地踢了一下门:“西门擎天!不带你这样紧闭人的!等我长大了,等你老得动不了,我也把你手脚捆起来,锁在小黑屋子里!”

    西门擎天慢条斯理地走到楼下,仍能听到西门帅帅在楼上不满的控诉声,儿子缺乏管教是他当爹的责任,是该让他长长记性了。

    客厅的背投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是这场闹剧婚礼的直播,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来,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放在身前,姿态闲适的眯着眸子点了根烟,嘴角顺势勾起一抹冷淡的笑意。

    “老先生刚才打了电话过来,对今天您没去参加婚礼的事特别生气,您看要不要给老爷子回个电话?”管家站在身后毕恭毕敬道。

    “他让我娶谁,我便娶谁。但我没说以后过日子也要听从他的安排……”西门擎天将烟蒂送入性感的薄唇。

    管家点头道:“这一次,先生跟新太太好好过日子吧。虽然她坠海是帅少的恶作剧,可舆论皆是一边倒,如果再出意外,您的口碑就更差了。”

    “你也想管我?”男人声音低了几度,凌厉的眸光扫过去,温度徒然冰冷。

    一句话,让管家噤若寒蝉,再不敢多嘴。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57252.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