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kdir():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zhainanpindao.cc/wp-content/themes/Tint-master/functions.php on line 169
不行快拔出来好痛_求你快拔出来太大了|官海无涯 - 宅男频道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www/wwwroot/zhainanpindao.cc/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877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www/wwwroot/zhainanpindao.cc/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877
class="post-template-default single single-post postid-31960 single-format-standard" style="background:#ffffff; ">
  • 如果觉得宅男频道还不错,Ctrl+D放进你的收藏夹吧~
  • 宅男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用户分享,如有违规内容,纯属本站管理不善,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2019-04-27 18:43:19  未分类 评论关闭

    第一章 不讲理的女人

    湛蓝的天空上挂着火球一般的太阳,肆意的释放着它的热度,热的人烦躁异常。此时没有一点的风,地面上升腾的热气都能看的见。

    “呸,这狗日的日头,照的老子头晕眼花。”

    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刘宝心里才好受一些。他刚从村部出来,心情郁闷非常。本来他以为自己能顺利的当上四队的队长,没想到那位置被二赖子给抢了去。

    对于农村人来说,想要当官无疑只有两种方法。要么就考上名牌大学,然后进政府部门工作。要么就是从村干部干起,一点点的往上爬。

    “不行,不能让那狗日的村长白拿了钱,我得找他去。”

    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刘宝转过身来又朝村部走去。他家本来就不富裕,那一千块钱可以说是他家所有的积蓄了。既然当不上这个队长,那就得把钱给要回来。

    到了村长家门口刘宝见大门紧闭,心里便升起了一丝狐疑。

    “恩?这孙贵生跑哪去了?难道去二赖子家喝酒去了?”

    想想很有这种可能,这孙贵生让二赖子当了队长,二赖子肯定得请他喝酒呀。就当刘宝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那种比较销魂的声音。

    “次奥,这特么大白天就干那事儿,也不怕磨掉皮了。”

    虽然刘宝还是童男身,不过他也知道村长此刻在家里在干什么呢。嘿嘿笑了一声,刘宝心想你个孙贵生收了钱不办事儿,那我也让你办不成事儿。

    想到这里刘宝就使劲踹门,一边踹一边还大叫着村长。

    “哪个日不死的大白天踹我家的门,还叫唤的那么大声,嚎丧呢啊。”

    刘宝踹了老半天,院子里才想起孙贵生的咒骂声。随即刘宝便听到脚步声朝这边走来,门闩也被拉开。

    “小王八崽子,大白天的你跑我家踹啥门呐?”

    一看到门口站着的刘宝,孙贵生的脸就拉了下来,不过刘宝却笑嘻嘻的看着孙贵生,说道:“叔,我来是想问问队长的事情。”

    眼睛往孙贵生家屋里一瞟,刘宝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虽然没看清楚是谁,不过刘宝能肯定那女人肯定不是村长的婆娘。

    “队长不是定了二赖子了吗,还有啥问的。等下回再有这职位我肯定给你留着。”

    一听刘宝提起这事儿孙贵生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毕竟他收了刘宝一千块钱呢。此时的刘宝已经忘了要钱的事情,只顾想着屋里的女人到底是谁。

    “行了刘宝,我还有事儿呢,这事儿以后再说。”

    孙贵生说完就不再给刘宝说话的机会,“咣”的一声把大门给关了,随即转身就进了屋子。

    “嘿,这个孙贵生居然趁他老婆不在家搞别的女人,这王八蛋可真是个骚包。”

    这时刘宝才想起来村长的婆娘一早就去乡里赶集去了,肯定不会这么早就回来。

    现在刘宝就想知道被村长骑的女人是谁,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刘宝翻身就爬上了村长家的墙头,而后一跃就到了他家的院里。

    “村长,刚才是刘宝吧,那小子可真不知死活,屁大个年纪就想当队长,可真是笑话,哎呀你轻点。”

    刘宝刚走到窗子跟前,就听到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探头一看,刘宝就看到二赖子老婆张巧梅光着身子趴在床上,而孙贵生则跪在她后面奋力的运动着。

    “嘿嘿,就是,巧梅你这身子可真好,我是越干越来劲。”

    一看到这情形刘宝就知道自己为什么当不上那个队长了,虽然他给孙贵生送了一千块钱,但人家二赖子把老婆都给舍出来了,这哪能争的过。

    不过刘宝对二赖子也十分鄙视,为了当这个队长居然让村长睡他老婆。别说刘宝现在没有老婆,就是有他也不会像二赖子这么龌龊,让自己的老婆陪别人睡觉。

    “娘的,看来这个队长是争不过二赖子了,不过她这老婆倒是十分不错。”

    这张巧梅的身条还真不错,细腰大胸脯的,尤其是她那浑圆的大腚盘子,看着十分舒服。

    这阵孙贵生开始是大力进攻,进攻了几下就缴械投降了,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差。

    见两人结束战斗,刘宝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一想到二赖子的脑袋上顶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刘宝心里就畅快的不行,心里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

    走到家门口刘宝看到不少人围在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分开人群挤进去,刘宝就看到李春杏掐着腰,指着他父亲的鼻子正数落呢。

    “我说刘大全,你要脸不要,今天你就得赔我两千块钱,少一个字儿都不成,要不咱们就去村长那说理去。”

    刘宝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从来不和别人吵架。见父亲爱欺负刘宝的火“腾”的一下就窜了出来,几步走到李山杏面前,说道:

    “李春杏,你这是要干啥?我父亲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赔钱,有事儿冲我说。”

    刘大全两口子见儿子回来了,脸上现出了一丝轻松。而李春杏看到刘宝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怎么了?你问你爹,无缘无故为啥打我家的母猪?”

    “打你家母猪?这怎么可能?”

    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亲,刘大全也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原来李春杏家的母猪跑到了他家菜园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刘大全一见就用树枝抽了那母猪几下,把它给赶出来了菜园子。

    没想到这事儿让李春杏给看到了,非说刘大全虐待她家母猪,非要让刘大全赔两千块钱不成。

    这个李春杏一直就是个不讲理的主儿,不过这次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家的猪拱了别人家的菜,她居然还问这边要钱,真是没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菜,我没问你要钱,你倒管我们要钱,你要不要脸。”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李春杏就在耍赖呢。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刘宝早就揍的她满地找牙了,还能容她在这大呼小叫的。

    “嘿呦,刘宝,你爹打了我家的猪你们还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这猪是下崽子的猪,被你爹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产不多猪羔子我得损失多少钱?

    那些猪羔子长大了还能下崽卖钱,也就是看着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才要两千块钱,要是换成别人,没有五千我都不干。”

    这是一个典型的蛋生鸡鸡又生蛋的问题,李春杏蛮不讲理刘宝早就知道,但没想到现在却这么不讲理,这也是跟她哥当了队长有关系,要不然她也不敢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

    就在刘宝还想说话的时候从人群外面挤进来一个人,刘宝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竞争对手二赖子。

    第二章 老霍头

    二赖子本名李金贵,跟李春杏是亲兄妹。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来了,底气就更足了,掐着腰就好像她是武则天似的,谁都不放在眼里。

    “二赖子,你来的正好,管管你这刁妹妹,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

    一看到二赖子来了,刘宝对他说道。而二赖子一听到刘宝的话,顿时就翻了翻白眼,说道:“二赖子也是你叫的,说说怎么回事吧。”

    “嘿,当了个小队长尾巴就翘上天去了,这要是让你当了村长还得了,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给霍霍死呀。”

    在心里骂了一句,刘宝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经被村长给骑了,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而二赖子一听完事情的经过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对,他倒是想袒护他妹妹,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又刚当上四队的队长,明目张胆的袒护他妹妹影响不好。

    “我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的猪拱了人家的菜,人家打它两下也算是扯平了,这根本就不算啥事儿。”

    还不等二赖子说话,人群里就有人开了口。而李春杏一听到有人袒护刘宝家,顿时把眼睛一瞪。

    “你说的算呐,你以为你是村长呀?我跟你说刘大全,今天你要是不赔我钱咱们的事儿就没完。”

    这娘们一发起飙来还是挺吓人的,刚才说话那人被李春杏这么一瞪,顿时就没了声音。

    “日不死的骚娘们,真特么的能耍无赖,等有一天老子非得骑了你不可,到时候往死里日你,日的你哇哇大叫。”

    眼睛瞪着李春杏,刘宝在心里咒骂到。要说这李春杏长的倒是不赖,前凸后翘的,别看她已经过了三十岁,但看着还是十分有味道的。

    “行了,你就别在这喊了,赶紧回家,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二赖子发话了,毕竟他刚当上队长,不能让人家说他袒护他妹子。况且这事儿的确是他妹妹不对,要是他再一味的袒护,刘宝肯定得跟他玩命。

    他知道刘宝是个二杆子脾气,虽然自己并不怕他但毕竟他是队长,坏名声的还是他。李春杏听到哥哥的话横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哼”了一声便走了。

    周围的村民见没热闹可看,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二赖子看了刘宝一眼,脸上挂起一丝蔑视的笑,点了个烟哼着小曲进了他妹妹家。

    朝二赖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刘宝心想自己一定得当个村干部,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赖子给压一头。

    这队长别看职位不大,不过队里分地的时候可是他说的算,到时候他一定得给刘宝家小鞋穿,只有当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压他一头,才能不受他的欺负。

    周围的人散了,刘大全两口子也进了屋子,刘宝刚准备也进屋却看到老霍头一脸贱笑的盯着他。

    这个老霍头是前几年搬到他们柳河村的,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这老家伙是个老光棍,就靠着给别人放羊过活,刘宝跟他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基本没怎么说过话。

    “宝子,挨欺负了心里不舒坦吧?”

    老霍头嘴上叼了根大烟枪,时不时的喷出一股烟雾。刘宝只是尴尬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此时老霍头就像看着光屁股女人一样不停的打量刘宝,脸上还带着猥琐的笑,弄的刘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心说这老货不是想搞自己的腚眼吧,都说光棍越老越变态,没准这老霍头就是个已经变了态的老棍子。

    “呵呵,想不被欺负其实也没啥难的,去村里当个干部也不难。”

    抬起脚磕了磕手中的烟杆,老霍头又从新装上一袋烟,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只要你把我这手艺给学了去,以后你想当多大的官都成。”

    “啥?跟你学手艺就能当官?还想当多大的官都成?跟你学啥?学放羊啊?”

    撇了撇嘴,刘宝嘟囔了一句。这个老霍头自从到了他们村子就一直放羊,他有个屁的手艺,有手艺还窝在这里放个鸟的样啊,直接去挣大钱那多好。

    刘宝的反应好像是在老霍头的意料之中,老霍头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是走到刘宝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才说:

    “小子,出不了几天你就会去找我,呵呵,我等着你。”

    说完老霍头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而刘宝则是一头的雾水,根本不明白这老货在说什么。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这老货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还不出几天就会去找他,要是没啥意外的话,刘宝估计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去找他。

    回到家里,饭菜都已经做得了,刘宝上桌子就吃。而刘大全和刘宝妈则都看着刘宝,刘宝也知道他们关心的是啥,就是竞选队长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并没有说什么。而刘大全两口子一见刘宝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没当上那个队长,顿时就叹了口气。

    “爹,娘,你们别叹气,你儿子你们还不了解吗,早晚能当上干部,还是吃饭吧。”

    点了点头,刘大全两口子对刘宝这话还是比较相信的。全村没几个人是高中文凭,而且刘宝脑瓜子也活分,早晚都能混出个人样。

    吃过了午饭刘宝让爹娘在家休息,自己扛了个锄头奔地里去了。现在地里的活儿不多,也就是铲铲草,他一个人完全能忙的过来,也不用他爹妈去了。

    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门,没走多远刘宝就看到村长家的婆娘钱莲花端着个盆朝小河塘那边走。

    钱莲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被她那饱满的胸脯给顶起来老高。而且这娘们走路愿意扭屁股,扭的那叫一个浪。

    再加上钱莲花喜欢打扮,村里的男人没少惦记她。不过碍于她是村长的女人,倒没谁敢真跟她发生点什么事儿。

    刘宝一看到钱莲花,脸上顿时就洋溢起了笑意,说道:“婶子赶集回来

     

    本文原始地址:http://www.zhainanpindao.cc/31960.html

    本站只做信息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宅男频道

    相关推荐